最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 劉吳惠蘭 在一個研討會上呼籲中小企僱主不要輕言裁員,可以考慮勸僱員減一半人工。
工聯會的葉偉明批評局長不知民間疾苦,一半人工根本無法維持生計。
另外也有人支持這個說法,例如李鵬飛以過來人身份,舉証「減薪比裁員好」。無了錢,總比無了工作好。

其實,他們也未有正確地指出劉吳惠蘭局長是次言論出了什麼問題。

其實,她的過失只有兩個字:

越權

第一點,她身為經濟發展局長,應該專注經濟發展,尤其在這個金融海嘯的難關之下,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而她卻「麻鷹唔捉捉雞仔」,叫企業先向勞工開刀。她上任之初才說「商界好奸」,現在卻鼓勵「為商要夠奸」?
勞工的問題,還有一個「勞工及福利局」去處理。她干涉企業的勞工決策,是粗暴地干涉了勞工事務,制造麻煩給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

第二點,她的言論也突顯她在數學運算能力上的問題。
簡單來說,裁一半人和減一半薪,對僱主來說,可能是一樣;但後者卻會為政府帶來嚴重的損失。

為什麼?其實這是很簡單的數學:

A和B工資是N,總共收入是2N;假設政府從中收取2X的稅。
僱主選擇裁走其中一人,僱主因此省下N,政府少收了X。

聽起來很正常。可是,如果僱主選擇減薪方案呢?

A和B總共收入是N,僱主一樣是省下了N。

政府呢?
如果減了薪以後,A和B剛好脫離稅網,那政府一毛錢也收不到。

就算A和B未脫離稅網,在累進稅的制度下,政府連應該收到的X稅收也沒有。

可以見得,兩個方案都只是為僱主省下了N,但政府在減薪方案下卻損失了大量稅收。
因此,劉吳惠蘭局長的言論會直接引至政府的稅收的大量流失。這是嚴重干涉他頂頭老細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工作,直接為他老頂帶來很大的稅務危機。

以上的一番話,只是理性的分析,希望當事人能認真反省。如果大家有看歷史,都知道庸官和明官的分別,並非完全取決於個人能力,而是視乎誰能做到「虛懷納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