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全世界都為《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Paul Krugman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而鼓掌。

Paul Krugman近年積極撰文著書評擊美國小布殊總統的經濟金融政策,而且準確地預警了1997年亞州金融風暴、1998年俄羅斯經濟危機、和今次因為次按房貸引起的金融海嘯的發生。他的遠見為他贏得經濟學至高的榮譽。

不過一點題外話,今次頒給Paul Krugman的並非是「諾貝爾經濟學奬」,因為諾貝爾奬是沒有經濟學的奬項。他今次所得的是「瑞典央行經濟科學諾貝爾紀念奬」(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

很多朋友也認為我很龜毛:「瑞典央行經濟科學諾貝爾紀念奬」就不可以簡稱為「諾貝爾經濟學奬」了嗎?事實上,諾貝爾奬的官方網頁卻明確指出,這個經濟學奬「不是諾貝爾奬」:“The Prize in Economics is not a Nobel Prize”。

無論如何,獲得這至高榮譽,証明大家對他的新貸易理論給予很高的評價。

Paul Krugman除了對國際貨易有見地之外,他在1978年也發表過一份「星際貨易理論」(The Theory of Interstellar Trade)的論文:

"how should interest charges on goods in transit be computed when the goods travel at close to the speed of light?"(當貨品以接近光速傳送時,運輸的利率應該如何計算?)

當時才1978年哦,真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人。恭喜,恭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