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Dilbert的一篇漫畫:

Dogbert: Vote for me or the terrrorists will use your skull as salad bowls.
 (狗伯特:投我一票,否則恐怖份子會用你的頭蓋骨做沙津碗。)
Dogbert: I promise to take money from the people who vote for me and give it to the people who do.
(狗伯特:我承諾,將不投我票的人的錢都充公,轉贈給投我票的人。)
Dogbert: Pollution has Vitamins!
(狗伯特:污染物內有維他命!)
People: I like how he makes me feel.
(我喜歡他給我的感覺。)

Dilbert漫畫的作者Scott Adams已不是第一次用這種手法去諷刺盲從的人。大家看到都會對此會心微笑,心想世間怎會有這樣笨的群眾,相信有人會把好處都送給支持他的人呢?

會笑的人,肯定以為自己不是那些愚民的一份子。

其實,我在就讀教會學校時也問過別人同樣的問題。(以下是十人對我一個人的場面)

甲:“神愛世人,所以你應該信神”
九千:“也就是相信神,就可以得到神的眷顧?”
乙:“對” (丙馬上偷偷地跟乙說:“別上當,神愛所有世上的東西才對)“我意思是,神愛所有的事物”
九千:“包括我今早吃的烤雞扒?”
丁:“所以你應感恩神賜給你的食物!”
九千:“假設那隻雞信神,感恩神賜給它的食物,那理論上它食人也沒有問題?”
戊:“別賣弄小聰明,雞是不吃肉的!”
九千:“就是因為植物不會祈禱嗎?。。。我這樣問吧,獅子吃人前也沒有祈禱,那神也愛它嗎?”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等人商量了良久)己:“神愛萬物,所以祂愛獅子,也愛人”
九千:“那我食雞扒前不感恩也沒有問題吧”
庚:(開始不耐煩)“神以自己的形象做人類,神眷顧人類是理所當然的!”
九千:“那神是對我們特別關照啦!“
眾人:“當然!”
九千:“那天堂無雞可烤,那我早餐吃什麼好?”
九千:“天堂上的獅子也無雞吃,豈不是只能迫著去吃人嗎?”
九千:“上天堂除了無烤雞扒做早餐,還要去成為獅子的早餐?”
眾人:(背後開始有人埋冤帶我來的人)

假如當時有Dilbert漫畫,就好解釋我當時的疑問了。

如果當時對我傳教的人能解答我這類邏輯問題,而不是像Dogbert一樣以「信者得救」疲勞轟炸我,那麼,我可能早信了神,而不會淪為風水佬。

可能是我跟烤雞一樣,與神無緣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