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紫微楊在蘋果日報上的專欄,談論到內地的術數書把「紫幑『斗』數」寫成「紫微『鬥』數」。

的確,在內地賣術數書的地方,書架上擺著有一大堆「紫微鬥數」的書,實在令人慘不忍賭。其實,並不是內地人分不清「鬥」和「斗」的分別,而是用繁簡轉換程式時出現的錯誤。

我也經常在內地的網上搜集一些有心人一字一行用心輸入的術數文章,但當我用程式轉成繁體時,「斗」會譯成「鬥」,因為繁體的「斗」和「鬥」在簡體都是「斗」。

把「斗」寫成「鬥」也不算是很大的問題,有些字卻是語帶相關:例如「丑」變成「醜」。「丑時」出生變成「醜時」出生、「丑年」出生變成「醜年」出生、命坐「丑宮」變成命坐「醜宮」。真是很難為情。

不過話說回來,紫微楊在文中說,內地人把書名譯成繁體是為了針對香港人的市場,其實也不盡然。走過書城、購書中心和普通的書店,也可以發現很多書的內文雖然依然是用簡體字,但書面上的文字卻是用上了繁體。可能起初是為了吸引香港和台灣的讀者,但久而久之,卻成為了習慣。

時至今日,很多商店的招牌都用上繁體字、廣東沿岸的中小學都有教書寫繁體字,就連部份內地出版的書,內容也開始有用繁體字了。

這點對我來說其實是很不可思議的。很多年前有一個朋友在內地開店,請了一個書法名家提字製成招牌,但掛了不久就給內地的文化部門沒收了。原因是在公眾地方展示繁體字是「文化倒退」的行為。說到底,書法也還是要用繁體字的。以往內地堅持使用簡體字,可是一板一眼的。

雖說內地越來越能接受繁體字,可是,如果你參加內地的公開試,我勸大家還是不要用繁體作答。如果閱券員看不懂繁體字,不會持意為你找個繁體翻譯的,索性給你的答案打個大交叉就算了。

從國內的公開試的統計中可以看到,香港人的及格比率都是低於1%,其實背後可能有更深一層的原因。所以投考內地公開試失利的香港人不要灰心,努力學習寫簡體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