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 蕙 蓉(摘錄自自立晚報)

撥雲見日 看紫微斗數

  連著兩期的探討,相信讀者們對目前紫微斗數被以訛傳訛的如此離譜,一定感受極深!對於有心於命理研究的人士來說,學到的竟然是半路出家,或者是各家的「栽贓」古人,更是會感到心痛!所以還給紫微斗數一個真面目;給中國命理一個較明確的定位;而不是那樣怪力亂神或者神祕不可說,絕對是當務之急的……

  根據中華民國道家學術研究會理事長李亨利老師的考證,紫微斗數只有《全書》和《全集》之分,並沒有所謂的南派、北派或中州、四化派等,但就算是只有《全書》和《全集》之分,其差別仍然是很大的,而除了是上期已提過的命主、四化、火鈴星、曜度和大限五項安法的不同外,其比較明顯的差異還包括了:

六、流年太歲神煞

  《全書》的流年太歲神煞只有「安喪門、白虎、吊客、官符四飛星訣」,也就是只安「流年太歲十二神煞」的五位神煞。《全集》的流年太歲神煞則安吉神十一位,凶煞四十七位,共五十八位。內含「流年太歲十二神煞」及「流年驛馬十二位神煞」。《全集》中安的流年太歲神煞雖多,可惜其中安錯的有七位( 民國五十五年的版本無訂正,七十一年的有訂正)。另《全集》亦以生年地支起「安生年太歲十二神訣」。此外,《全書》及《全集》都安有「天德、月德、解神」的流年三吉神和「奏書、將軍、直符」的飛天三殺。

  李亨利老師表示,目前學、用紫微斗數者,不用說不懂去安五十八位流年太歲神煞;就算有安「流年太歲十二神煞」者,也擅自胡亂竄改( 如將太歲改歲建、太陽改晦氣、太陰改貫索、官符改小耗、死符改大耗、福德改天德。)真是不懂「命理學」、「紫斗學」為何物?另有加安流年驛馬十二位神煞者,又把其名胡改為「流年將前諸星」,而其中除次序錯誤外,也將驛馬改名為歲驛,六害改名息神,地煞改名指背,年煞改名咸池,真是胡整一通。如追究原因,很可能是受到六十年代,一本由文源書局發行的《飛星紫微斗數》書所造成的。

七、天空與地空

  在《全書》中是以生時地支逆順安天空、地劫。而《全集》則將《全書》的天空稱為地空;並且再另安一顆以生年地支的前一位的天空。由此可知《全書》的天空、地劫,就是《全集》的地空、地劫。而《全集》的天空不同於《全書》的天空。

八、星級

  現在有很多人常將諸星和諸神煞分成星級(如甲乙丙丁戊等五級)來論斷影響力的強弱,其設想或許想幫助初學者容易掌握,不過卻反而害了他們( 因為諸星及諸神煞的影響力強弱可大可小,常隨著宮盤不同而變化。)除此之外,其實翻遍《全書》和《全集》,也絕對沒有「星級」的名辭及區分法( 此說可能是受到上述《飛星紫微斗數》書的誤導。因為《全書》和《全集》只有中天星主、南斗星主、北斗星主、南斗助星、北斗助星、中天諸吉星曜、中天諸凶星曜的分類罷了!

  在中國的命理學中,談到算命,一定會想到八字或紫微斗數,而八字因為被認為是不容易學,所以縱使是率先發展,但學的人口似乎也沒有紫微斗數的人口多。而如果以宿命和造命的功能來說,八字和紫微斗數都是一種宿命法,而陽宅風水、奇門遁甲和擇日學等,則算是造命法,雖然現代人很強調造命的力量期使自己的命運會更好,但在必須要先對自己的命理有所了解下,大多數有興趣於命理研究者,通常也是從宿命法著手。

  不過,比較糟糕的是,最普遍的紫微斗數其錯誤率卻也最高。因此,儘管是學了很多年的紫微斗數,其能否真正知道過去、未來?可能是很多人共同的的疑惑;而因為坊間的「雜說」太多,各家莫衷一是,百家爭鳴,也讓很多人對紫微斗數等命理學說,抱著不一樣的看法,有的認為是算命的,是招搖撞騙的,當然也有的是很認真的把它當學問,但不管是那一種角度或說法,最重要的是我們對中國的命理文化到底認識有多少?我們真正了解紫微斗數嗎?如果是以一種錯誤的版本或學問來引用,就來「強暴」古人,那實在是很不公平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