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個月,在香港海淢又發現海龜。想必定又是那班「大慈善家」做的好事 – 「放生」。果然沒有錯,今次他們為証明自己是「放生」而不是「倒錢落海」,還在龜背上寫了「放生」這兩個字,好讓海龜下了黃泉後,閻羅王也知道這隻龜的死因是「放生」,而不是「被刻字剌穿龜背感染病毒而死」這麼簡單。真聰明。

我真的不了解這班大善人,大費周章殺生作業。為什麼不索性給他們來個「速死」,老是要用「放生」這個儀式,把可憐的動物折磨得死去活來,能存活的最後也難逃一死。

「放生」可以說是一連串的「恐怖活動」。首先,大慈善家會到肉食市場去購買可以用來放生的生物,也就是那些活生生,耐得往幾天的「禁固」和「放生儀式」等的折磨而能存活的生物。大慈善家到肉食市場買生物,美其名是「給他們一個重生的機會」,事實上是一個「懶」字 – 難道要身嬌肉貴的大慈家到山上找剛給補獸器補到的野獸來放生嗎?

不過,大慈善家都忘記了,到肉食市場買生物,同時是投入肉食市場增加了肉食市場的需求,剌激了供應。明天,肉食供應商就要加把勁提供更多的肉食投入市場。大慈善家不需要懂得經濟學,所以不知者不算作業。

「放生」是一件很完美的折磨生物的過程。買回來的生物不可以馬上放。要讓上天下地三界六道知道你花的錢是用來「放生」,而不是「倒錢」。所以,一定要有做一個像樣的儀式,召告天地「我是來放生生生生生生。。。。」。所以,買回來的生物就先要好好地「禁固」,等候「放生」。禁固的過程中,少不免會有死傷,管他們是餓死、撞死、嚇死、屈死、悶死或笑死,只要唸唸經超超渡就可以啦。誰怪你這些生物命薄,等不及放生呢?所以,絕不是大慈善家們的責任。

到了戲肉「放生儀式」啦!不知道為什麼,放生儀式總是要選烈日中天。部份受不了太陽伯伯的短命種生物又給悶死。不打緊,超超渡無事。大法師唸了七七四十九次「我是來放生、不是來倒錢下海」大鳴悲咒後,那些存活下來的生物終於可以脫離大慈善家的魔掌了。

“等等,這裡是什麼地方???”

哦,原來大慈善家不是生物學家,壓根兒不清楚生物的棲息地應該在那兒。沒關系呢!會跑的都趕上山,會遊水的都倒進大海便成,管它們找不到食物餓死、給其他生物殺死、給尾隨「放生」大隊的獵人捉回、或反過來吃掉周圍的生物,破壞放生地的生態環境。但這都不是大慈善家的責任,因為已經給了你們這班低等生物一個重生的機會,不能好好地活下去是你們活該。

大慈善家花了錢,放了生,心情當然好,感覺做了七世的好事。一定會好心有好報,買樂透中頭獎,要美女有美女,要師哥有師哥,死後必能登極樂。

當然,在極樂世界,給他們放生的生物都會在等他們到來,準備好好修理他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