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陰化祿 》
太陰主富、主藏而化祿主財祿,故太陰化祿,主錦上添花,財源收入順遂如意,且精神及物侃ι轄願蟹Q心。 太陰日夜不停之運轉,其運轉為循環性交易或與外國從事生意之往來,有錢可賺並可得到好的聲名。

陰為田宅主,主財富,故太陰化祿時,主家庭圓滿和諧,且會有購置房地產之跡象,女命可使本身更加柔美動人,人緣更佳,男命則可增加對異性之吸引力。
太陰化祿在廟旺,即戍、子、亥,凡事吉利,凡事體面,心境愉快,樂觀,有豐富享受,但在落陷之地,既卯、辰、已、午,稱”破祿”。
子地與天同同宮,此時天同化權,太陰化祿,無論坐命、財、官、遷,均以富貴論之。
寅、申與天機同宮,此時天機化科,科祿同宮,為人隨和,講道理,不會擺官架、打官腔,是個好長官,而且富貴堪期,最喜坐命、官、財,三奇照命,可當立法委員、國大代表……。

《 天同化權 》
天同為福星,喜愛清閒,而不喜競爭,故衝勁不足,化權強勢之星,正可矯正其缺點,使其奮發向上,而在事業上求取隱定的發展。
天同屬水,主智,主聰明,而化權屬木,主生發,向外擴展,且有積極主動的精神,故天同化權,在事業上較能主動去爭取實績,且會有卓越的表現,至於成功與
否,須視所會星辰之吉凶而定。天同化權,行事有點固執,且會去爭取超越本身職務之權,時有越權之舉動,而惹來一些是非,此是非皆屬於背後被批評之是非。
丑、未、午化權,虛有其表,凡事心有餘而力不足。
巳、亥、子、申、寅,主在動亂之中仍有安寧,意既不是勞碌奔波之命,但不喜與四煞同宮,會丟官罷職,且有殘疾、孤剋。
天同化權,主有好的轉機或機緣湊巧,而升主管或有開創精神,但卻不宜獨力自創,宜合夥或幕後策劃。
《 天機化科 》
天機本為智慧之星,再加化科,則如虎添翼,主人頭腦靈敏,有奇想,有謀略,並可建立聲名,聲威遠播,可呈現好的計劃與藍圖,並可獲得別人的欣賞和支持,而
順心遂意地運用出來,理想得以實現,並載譽而歸,亦為實至名歸之典型。
天機化科,創業投資做生意,可在商界聲名大噪,揚名立萬,是否真正的賺到錢,是另外一回事。
天機化科,從事學術研究者,廟旺有獨到見解,可獲得別人的認同和讚賞,可以成名於世,但如落陷,則偏重理論,往往忽略了實用性,故可為理論家,但多不切實
際。 天機化科,於陷地,多空想,心中常盤算計劃,但多止於計劃草擬階段,而不能付諸實現,故可為講師、名嘴、評論家,而難為實踐家。
丑、未,因天機落陷,化科在丑地廟旺,但因天機本身太弱,秀而不實。 寅、申兩地,此時太陰化祿、天同化權,富貴堪期,坐財、官同論。
子、午,以在午地較吉,最喜在辰地坐命,三奇照會白手起家,富翁。

《 巨門化忌 》
巨門五行屬水,化氣為暗晦,巨門為溝渠之水,一切皆依管道而行,而化忌主是非多咎,故巨門化忌時,往往會堅持已見,而執著不悟,常易引起是非、官訟,且事
後常有後遺症,而備受困擾,因巨門屬水,化忌五行亦屬水,且巨門為溝渠之水,較髒,所流過之處,必留有痕跡,故事情發生過後,總是或多或少會留下些許後遺
症。巨門屬陰水,化氣為暗,而化忌,又主是非耗損,故巨門化忌,會意外損財,並往往損得糊裏糊塗,不明不白,且事後多認為損失非己所願,而心有不甘,因而
容易引發口舌是非,紛爭困擾,加鈴星,常有對簿公堂之現象,並因訴訟而增加開支,陷地,逢煞曜沖照,更主困敗訴而蒙受錢財與精神雙重損失。

門本為是非之宿,化忌亦主是非多咎,更加重其害,故巨門化忌,主常遇小人,口舌紛爭,是非糾纏,工作上易於與上司、同事意見相左,徒增口舌是非,落陷,更
主因受人牽累、詐欺、反叛或惡性競爭等而損財損名,甚至破敗,旺地,雖敗中有救,但亦波折不順,勞碌難免,門化忌,雖是非波折重重,但可投身靠嘴講話謀生
的行業,以求化解,或減輕其害。
巨門化忌在夫妻宮,落陷,遇天刑、天姚,主與配偶爭端難免,或有一身體欠佳,宜養鳥或床舖位置擇在好方位亦可,可使夫妻之情感更和諧。
巨門化忌入疾厄宮,加鈴星、文曲、陰煞……等星曜,易有犯陰及不知名之病症,或因果病,宜藉道力、法力、神明之力,以祈化解,或請法師消災祈福,可臻平安。
巨門陷地化忌(戍地)最凶,常惹意外官司、口舌,杞人憂天,或說話不得體,以致得罪對方,做事魄力不夠,優柔寡斷,以致坐失良機。 天刑同宮,官司不免,在丑未坐命,一生感情不利在辰、戍坐命,常惹上莫名其妙的是非與官司。

原作者不明

廣告